天津文化藝術品交易所 申請開戶 賬戶激活 客戶端下載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互動平臺
 
 
   
您當前的位置:藝術品市場 > 藝術品知識 > 正文

刨根問底 看透書畫內涵

來源:收藏投資導刊

 
 
 
張大千《嘉耦圖》
 
黃胄 《馴馬圖》
 
 
吳冠中的《獅子林》
  文/斐翔
  在今年的春拍中,書畫無疑為最大的亮點,特別是4.255億元的齊白石巨作,給買家心理以巨大的沖擊。相比以往關注書畫的真假而言,在2011年書畫春拍市場上的買家更加關注的是看透書畫的內涵。
  好“大”喜“工”是主流
  綜觀今年拍出天價的書畫,有一個特點是值得廣大藏家關注的,這就是好“大”喜“工”,大是尺幅巨大,工則是作品要能體現畫家的工夫和工力。齊白石的《松柏高立圖?篆書四言聯》自然是其中的扛鼎之作。黃胄的《馴馬圖》以6037.5萬元創出畫家個人成交紀錄,其筆墨縱橫雄健,色彩鮮明強烈。這幅畫的尺寸達到了約26平尺。
  不僅是在中國嘉德的拍賣會上,在其他拍賣公司的春拍中也可以看到許多這樣的例子,在北京匡時的春拍中,齊白石的《松梅喜鵲》拍出了4945萬元的高價。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齊白石生平所作尺寸大的畫作不計其數,但其中高逾3米的巨跡少之又少。根據目前資料顯示,可知這樣尺寸的一共有3件:一是1954年齊白石贈湘潭老鄉毛澤東的《松鶴圖》,現藏于中南海;一是1953年贈予當時的東北美術專科學校的《松鷹圖》,當時齊白石第三子齊良琨正在那里工作;另一件即是此幅《松梅喜鵲》。即使是拍出億元天價的《松柏高立圖?篆書四言聯》,作品的長度也只有2.66米。該作之所以能取得市場天價,與作品本身的尺寸和功力都密不可分,作品充分展現了齊白石到老仍堅持著孜孜的藝術探索之心,筆力雄強恣放、勁道迸發,而無絲毫力衰顫抖頹態,而寫來縱橫自如,收放隨心,足見一氣呵成的功力和魄力,這是在一般的作品中所不能看到的。
  在今年北京保利的拍賣會上,吳冠中的《獅子林》拍出了1.15億元的天價。翻開藝術品拍賣的成交榜,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吳冠中以獅子林作為繪畫題材的作品,就在這件作品拍賣前的兩個月,在香港蘇富比的拍賣會上,一幅吳冠中的《獅子林》就以2866萬港元成交,然而這幅作品能夠在眾多同題材作品中“異軍突起”,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其巨大的尺寸,寬144厘米,長297厘米,這件作品可媲美上海美術館的同名館藏作品,巨大的尺寸是其他同題材作品所不能比擬的。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吳冠中曾頻繁到蘇州寫生。蘇州獅子林假山石的形象,引發了藝術大師關于藝術形式美的深刻思考。在吳冠中看來,這些假山石“有的玲瓏剔透,有的氣勢磅礴,有平易近人之情,有光怪陸離之狀”,完全屬于生活和自然物象中的“抽象美”,畫面越大,畫家的這種精神展現也就越充分,這無疑是那些小尺幅作品不能體現的,也是藏家為什么愿意支付這么大價格的原因。據業內人士透露,一些藏家正是了解到了這種特性,在收藏吳老的作品時,盡可能地選擇鴻篇巨制,像在2008年上海藝術博覽會上,吳冠中水墨巨作《高粱》、《蘇醒》就曾引起過業界廣泛的關注。
  畫里畫外故事多
  在關注天價的同時,我們更應該關注那些估價不高,而最終卻引發買家激烈競拍的作品。在今年北京華辰的拍賣會上,一件唐云1962年繪制的《鐘馗》,估價15萬至28萬元,成交價卻達59.8萬元。這個價格在目前百萬元都不算高價的時代,似乎不能引起許多人的注意,但是對于買家來說,能夠花估價幾倍的錢買下這幅作品,其中的緣由還是值得探究。從畫上的題跋中,我們可以豹窺一斑,其中的一段文字非常有意思,“柔堅同志以余包物廢作藏之幾廿年,今撫出,屬為題記,并復印章。而余白發蒼蒼,曾幾何時,儼然老翁矣。一九七九年之冬,杭人唐云記。”這段文字說明這幅畫在當年唐云繪制完成之后,他并不滿意,隨手一扔,但是被沈柔堅看到后珍藏起來,過了多年,當唐云重新看到這幅畫的時候,當初不滿意的作品反而成為了一件佳作。
  這樣的例子在前兩年的拍賣市場上就已經有所顯現,2008年,北京歌德春拍舉行的“王大山珍藏中國書畫”專場中,有一件李可染的《紅雨童心》,估價3萬至5萬元,成交價則達到了22.4萬元。這件作品上并沒有李可染的題款或者印章。但是由于其是來自于王大山的舊藏,因此受到藏家的追捧。王大山非常看好李可染的作品,哪怕是碎紙片也要保存起來,這張李可染的作品就是從家中撿回來的,他找人拓了一下,雖然沒有任何的名款,但也是一件獨一無二的作品。
  與股票、基金相比,中國書畫的投資更增多了一份人情味。雖然不乏畫家的應酬之作,然而一些蘊含著珍貴友誼的作品更能激發出藏家的投資興趣。在今年春拍中,有一件弘一在1912年創作的《擺渡圖》,估價10萬至20萬元,成交價則達到了184萬元。題識為,“遲遲出林翮,未夕復來歸。壬子六月寫奉幻園譜兄一笑。息”。“幻園”即許幻園,他是上海新學界的領袖人物,城南文社的盟主,也是弘一法師在俗時的摯友,“天涯五好友”之一。弘一法師廣為傳唱的《送別》即是送別摯友許幻園所作。這幅作品最特別之處就是畫上的邊跋,此跋亦見于經亨頤撰寫的《弘一上人手書華嚴集聯三百跋》中,跋文中談及弘一法師的為人和二人往昔交游以及為法師募款建筑晚晴山房一事。通過另外一件作品來印證這件作品的真偽,無疑體現出其價值,因此,以估價10多倍的價格成交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題跋之中大有文章
  如何發現書畫精品呢?現在的藏家已經越來越少關注畫家的名頭,而從那些受到追捧的畫作來看,題跋中卻有大文章。在今年的春拍中,其他拍賣行推出的張大千作品的風頭幾乎被蘇富比“梅云堂藏張大千畫”專場拍賣掩蓋,似乎只有那張1.91億港元成交的《嘉耦圖》才是唯一的精品。然而,在北京誠軒春拍中,那件以1782.5萬元成交的《松溪艇女》同樣十分精彩。
  《松溪艇女》以高遠、深遠取勢,近景作平湖坡渚,蒼松亭榭,深谷中潺潺山澗從畫面左側蜿蜒而來,匯入眼前開闊的水域。巍峨山巒之間,草石林木扎實蓊郁,層層屋宇錯落掩映,顯示山深處的人煙,也給畫面以透氣的空間。但更為重要的是,在畫中的題跋中特別提到了“故都得宋楮,攜歸成都西郭稅牛廠作此,大千居士爰”。“宋楮”是宋代出現的一種名貴紙張,其制作是在紙漿中添加楮樹皮纖維,多為宮廷御用的高檔書畫用紙,也叫楮紙。相比一般的繪畫用紙,其更顯示出光影耀動的意象。張大千對于繪畫的紙張無疑是非常講究的,在2010年上海天衡的拍賣會上,有一幅張大千《仿巨然晴峰圖》,估價3800萬至4800萬元,成交價為7280萬元。其中有一段題跋為“此康熙內府花邊羅紋下宋楮一等紙墨相簇,心手俱暢,亦鄉居數年,不可多得之一樂也。爰又記。”
  在近年來的拍賣市場上,張大千的潑墨題材作品無疑受到了大家的關注,但潑墨這個技法實在是由于其晚年實力不濟而不得已而為之。在2011年北京華辰的拍賣會上,張大千在 1951年創作,并在1961年重新題跋的《紅葉白鳩》,估價500萬至800萬元,成交價則達到了1840萬元,其在2006年的成交價為176萬元,而在2000年香港佳士得拍賣會上的成交價為64.625萬港元。之所以會有這么巨大的升值,很重要的一個原因,還是藏家對于其題跋價值的挖掘,張大千在1961年的題跋非常有意思:此十年前舊作,祖萊七弟從香島得之,攜過寓齋,今目力漸失,不復能為之矣。辛丑秋孟,大千居士爰。這段話不僅證實了畫作的真實程度,更說明了這種宋元工筆的繪畫方式,在張大千晚年已經不能再復制出來了。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在此我們也就不一一贅述了。對于藏家來說,如果能夠對于一幅作品的來龍去脈有一個明確的了解,不僅可以對于辨識書畫的真偽更有幫助,更為重要的是,還有可能發現別人不曾察覺的價值洼地。
合作伙伴
招商銀行 中信銀行 人保財險 南開大學 觀韜律師事務所 新華社天津分社
民生銀行 浙商銀行 中國金融博物館 天津大學 坤德律師事務所 天津文化產業網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文化藝術品交易所 版權所有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 津ICP備10002512號
   
百乐门游戏平台